女人,你的名字不是弱者

2017-09-25 05:30:56

新闻中心>法律读库>正文内容

文 | 阿朵

“我还是当个普通丫头吧,我从没想过要嫁给二少爷!”

“我自己的终身大事我不能想?别说通房丫头、姨太太,就是正房我也不乐意!”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以十五两银子被卖到沈家的小丫头周莹满不在乎又义正辞严地一口拒绝了主人家的“恩宠”,这不识好歹的冒犯如同一种蔑视,楞是把沈家太太气得胃痛。

“我来!不就是替一下吗,谁嫁都一样!”而在胡家悔婚、结婚冲喜时辰眼看已到,吴家老爷太太为昏迷中的儿子万念俱灰悲怆绝望之时,这个丫头却一头钻进轿子,大声喊了句“起轿!”,压根没来得及思索、甚至没征得对方和任何人同意,瞬间就把自己嫁了出去。

这就是周莹,她的人生经历很有点传奇。她本是一介江湖女子,跟着养父卖艺为生。她精灵古怪,养父没钱了就把她卖掉,她再设法逃出。被卖到泾阳第二富户沈家时,桀骜不驯的纨绔二少爷为她野性的生命力折服,想纳她为妾,却遭拒绝。

从沈家逃跑时她躲进了泾阳首富吴家东院少爷吴聘的轿中,吴聘很善待她,为了救他她做出这一番成亲义举,因此戏剧化地成为了这最富庶人家公子吴聘的妻。

然而好景不长,吴家东院遭人陷害家破人亡,她接过老爷留下的吴家大当家的大印,想重振家业却反遭陷害,被吴家兄弟们沉塘。获救后的周莹不顾劝阻,要回到一无所有却危机四伏的吴家东院。

“如果被人欺侮不能还手,被人冤枉不能洗清,那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你死都不怕?”“

我怕!但我更怕窝窝囊囊地活着!”

这就是周莹,她对待婚姻和人生的态度,她的自立自强和不服输的性格决定了她的命运。这也是导演丁黑和演员孙俪打开《那年花好月正圆》的按钮,《那年花好月正圆》是以陕西省泾阳县吴氏家族的史实为背景,根据清末出身寒微的贫家女子周莹成为陕西女首富过程中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改编的电视剧。

看着电视剧中的周莹,常常不由自主想起上海锦江饭店的创始人董竹君。

董竹君生于1900年卒于1997年,98岁时写下了《我的一世纪》。

董竹君的一生亦是个传奇,十几岁时被穷困的父母卖到青楼,三年后即将“成人”前逃出(成人后就要被迫卖身),嫁给了在青楼时认识的国民党督军,跟他赴日留学。因看不惯国民党的腐败堕落,夫妻不和终致离婚,她带着几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开始了清贫又独立的创业生活。

董竹君的一生也是展现了杰出的经商能力,她为政治热情驱使,借锦江饭店为党和国家做了大量的工作,解放初期又心甘情愿将这份当时已驰名中外的巨大产业交给了国家。只是,此后锦江饭店书写历史,却抹去了它的前身和她的名字。

她一生做过若干几乎算“开天辟地”的大事,政治上国共两党的高官她都交往颇深,社会上商界、文学界、艺术界杰出者她都关系密切,连上海滩流氓老大杜月笙都买她的账。她也极赋才华,商界驰骋时就常写格律诗,九十八岁第一次写书,思路异常清晰,语言流畅,文采斐然。她用《我的一世纪》,留下了一段光辉灿烂的历史。

读董竹君的书时,常常感慨她的人生该成一部精彩的电视剧,而在关于周莹人生经历的电视剧里,又感慨她的人生也是一本了不起的书。她们都生在一个不平等的年代,出身寒门,地位卑微,却凭自己的努力天翻地覆地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她们都是上帝的大手笔。

女性的不平等首先是体现在家庭中的,在家从父,嫁人从夫,夫死从子,是若干年来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待遇,对于婚姻她们自己做不了主,在家庭中也没有追求平等的权力地位和爱情。

纵观中外,女性追求权益的道路漫长而艰辛,1879年,挪威戏剧家易卜生在他的《玩偶之家》里,以娜拉摔门离家出走闭幕,借一个女子不甘心当男人玩偶的觉醒,表达对女性追求平等和自我的鼓励。

然而鲁迅先生对娜拉出走的前景却不很乐观,他说:若经济不能独立,娜拉的结局不是堕落,就是回家。与娜拉相近经历的女主角在文学作品中并不少见,如凯特·萧邦《觉醒》里的艾德妮,如鲁迅《消逝》中的子君,最终都是带着对爱情的失望消亡,结局令人唏嘘。

《玩偶之家》里娜拉的原型,是一个叫劳拉的女子,她是易卜生的朋友,也是个写作者,为了救丈夫的命,她借了钱,对丈夫谎称是稿费,债务到期,她一时着急,在票据上签了假名。在那个年代,挪威的女性是无权在票据上签名的,她们是男人的物品,没有独立的经济权力。这事传出,舆论哗然,她被丈夫赶出了家门。劳拉思念儿女渴望回家遭到拒绝,一度疯狂,进了疯人院。

易卜生带着对劳拉的同情,带着他对女性的希望,塑造了娜拉果断摔门出走这一形象。

而到1992年,美国宾州法案的一些条款居然在妇女堕胎问题上,仍要求女性告知丈夫后才可实施。这一点令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奥康纳惊骇不已,在她看来,该条款把夫权主义与男性至上主义都发挥到了极致。

老实说,前段时间发生在身边的榆林产妇坠楼事件,令我们感受到了同样的震撼。产妇要求剖腹产遭到拒绝,疼到受不了了跳楼自杀。

看着视频忍不住要问,是谁拒绝了她,她的夫家,还是医院,还是他们所有? ——它背后的夫权、男性至上的观念,同样令人惊骇。因为这事竟发生在今天,一个法治国家, 一个法律保护下人人平等的时代。

作为一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向来对女性歧视问题十分敏感,在关于堕胎法案的不少案件中,她都投下了维护妇女权益的至关重要的一票。

妇女权益的平等,其实更多体现在社会中,保括受教育的权力,工作的权力等。在那个女子被禁抛头露面更别提做生意的特殊年代,周莹董竹君等都能在商界飒飒而行,至今想来都令人鼓舞。

而对于美国人来说,1930年出生于得克萨斯州、在亚利桑那州一个偏远的牧场上长大的奥康纳,她的存在本身也是对女性的激励。当初她以优异的成绩从斯坦福法学院毕业,却没有一个律师事务所肯录用她,她没有因此气馁,而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最终成为联邦最高法院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

有位从事律师工作的朋友说,女性在家庭中的依附地位,很大程度上不是由于历史、社会原因造成的,更多的是由女性的心理因素决定的。诚然,你心里承认自己是弱者,你就不可能真正强大。

在周莹和董竹君的年代,女人连基本的平等都谈不上,何况她们还都是被卖为“奴”的丫头,没有地位,也没有文化。但她们并不甘心被束缚,她们凭借自身的努力和不屈,用智慧辉煌改写了女人的历史,将小女子阐释成大丈夫。她们的人生证明,成就无关出身,甚至与年轻时所受教育无关,你追求成功,你就在成功的路上。

法律读库的库头赵志刚在他《新的人生》一书扉页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你的能量你无法想象,脱胎换骨并非没有可能,生出信心,你会看到自己想要的改变,——《那时花开月正圆》,掀开的也正是这样一幕,在新时代每个女人书写人生的征途上,它依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醒目脚注:

女人,你的名字不是弱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配图来自网络】


推荐: | 人不是人鬼不是鬼 | 不是垃圾 | 不是塑料 | 不是纸杯 | 不是胶囊

本文标题:女人,你的名字不是弱者

女人 你的 名字 不是 弱者

网站首页 | 百分之一旗舰店 | 拼多多优惠券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新闻中心 | 2020-09-19 19:49:49

Copyright © 2020 百分之一.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614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