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会,就应当“一码归一码”

2017-09-25 06:24:21

新闻中心>法律读库>正文内容

文 | 洋杨大观

“法律读库”驻站评论员

9月11日下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收了一位昏迷不醒,呼吸、心跳都已经停止地患者,情况十分危急。经急救医生全力抢救,患者终于脱离了危险。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事发后几天,患者的父亲李老伯找到医院,说医生抢救时剪掉了患者的衣裤,把衣袋内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财物搞丢了,为此,他要求医院赔偿1500元。经过民警调解,双方达成1000元的赔偿协议。

初看到这则新闻,大观君和广大网友一样,对于这家人“不近人情”的做法颇感气愤,但随着后续更多事实的曝光,以及冷静的思考,大观君对此事有了新的想法,在此愿与广大网友一起探讨。

我们先来看看当事人,也就是患者的父亲李老伯的表态吧——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质疑过医院剪衣服不通知家属这件事,这是抢救的必要过程。我只是觉得,医院应该把我儿子的衣物保管好还给我。

我对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心存感激,毕竟是他们救了我儿子的命。但一码归一码,医院提供的服务是有偿的,他们也要承担自己工作疏忽所造成的后果。

对于李老伯的诉求,作为当事另一方的医院是如何回应的呢?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夏剑参与了这次抢救,他承认,按照正常流程,剪掉后的患者衣物确实应该转交给家属或者陪同人员。但当时情况危急,大家都忙着抢救病人,谁也没注意到衣服里有没有重要物品,衣服剪掉后就放在一边,后来就被丢到垃圾桶里了。

对此,夏剑医生坦言:

说实话,最开始听到患者家属的诉求,内心确实有些不舒服,但后来想想也能理解。医院在这次事件中确实有不对的地方,我们在抢救的过程中疏忽了整理病人衣物这一方面。虽然我们医生在抢救的过程中真的没有时间。

由此可见,在这起事件中,患者一方对于医院及时抢救的结果是满意并感谢的,对于因急救需要剪衣服的行为是理解和认可的,但对于医院没有保管好患者的衣物,并因此造成患者财物损失而提出异议。

而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当事医生的会议回应看,医院的工作流程中,确实有妥善保管患者衣物并转交给其家属的要求,但在本起事件中,因为情况紧急,医护人员在这一点上有所疏忽,最终导致衣物灭失,从事实看,医护人员确实存在过失。事后,经过民警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由最初参与抢救的急诊科医护人员共同赔偿了1000元给李老伯。

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但随着部分网络自媒体的炒作,事情似乎已经开始离当时的真相越来越远, 试举一例:

在这位自媒体大V的口中,李老伯向医院索要其子衣服内财物的行为,被曲解成索赔被剪坏的衣服,李老伯俨然变成了一名“敲诈勒索者”,然后再扣上一大堆吓人的“帽子”,引得不明真相的网友纷纷痛骂李老伯一家。

其实,关于这起事件,最恰当的做法,就是李老伯所说的“一码归一码”。

医护人员医术精湛,成功抢救,值得肯定和表扬;但在保管患者衣物方面未严格按照流程要求执行,确有疏漏,也不用刻意回避。这两者“一码归一码”,并不存在绝对的对立关系。

由于医院的疏忽造成患者财务的损失,作为患者家属的李老伯确实从法律上讲有权利追讨;但从情理上看,李老伯向“救命恩人”索赔之举,可能会让部分人的观感不佳。但是,法律和情理,其实也是“一码归一码”。

目前,我们正在从“人情社会”走向“公民社会”,而“公民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法治社会”,就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将需要逐渐适应“一码归一码” 的“法治意识”。

还是举前面这个例子,如果我们不把医院的抢救与妥善保管衣服相区隔,那么,万一患者未能抢救过来,试问是否家属为此大闹医院就有道理了?又或者那么万一下次患者身上携带的不是少量现金,而是重要文件或财务凭据(如借条),是否丢失了也可以因为医院的抢救成功就无法追索了?

再比如法律和人情的问题。

也有网友说,毕竟儿子的命都救回来了,要换了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向医院开口要的。但你不会向医院开口要,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对李老伯进行道德评判。

我们不知道李老伯家庭经济情况如何,但从其穿着打扮看,应该不算富裕家庭,这次儿子急救总计花了10多万医疗费,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算是很大的一笔开销,我们只能理解这1000元钱对这个家庭还是挺重要的,而且向医院提起索赔是于法有据的,如果其他网友将自己的道德标准强加于李老伯,是否又有“道德绑架”之嫌呢?

在这里,还要特别说说那些网络大V们,你们如果在了解事件真相的前提下,发表一些客观、公正的评论、观点,本属正常;但如果在没搞清楚事实真相的前提下就发表过激言论,甚至故意虚构事实,或者移花接木,那就极为不妥了。

所谓大V,一般都是在特定的领域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但影响力和公信力,也同样是“一码归一码”了,尤其是在法治社会,为了所谓的“影响力”而一味地操弄话题,那就可能不仅是失去公信力的问题了,而且有可能因此而突破法律的边界。

不讲“法治”,只讲“人情”的社会,往往因为没有标准和尺度,其温度是难以持久的,更多的时候,只会让你感到无所适从的困惑;而“法治社会“下的”一码归一码”,虽然一开始给人的感觉是冷冰冰的,但至少是有清晰的尺度可以把握的,更何况,在保持确定性的同时,法律照样可以有温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配图来自网络】


推荐: | 一码价圆点波 | 鞋子大了一码 | 鞋大了一码后 | 法治的细节 | 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本文标题:法治社会,就应当“一码归一码”

法治 社会 应当 一码归一码

网站首页 | 百分之一旗舰店 | 拼多多优惠券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新闻中心 | 2020-09-19 20:26:57

Copyright © 2020 百分之一.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61460号-4